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谷歌瀏覽器!

紀念張仃誕辰百年暨張仃藝術成就特展

2017-05-23  來自: 中國美術 瀏覽次數:420

摘要: 2017年是張仃先生誕辰一百周年。5月19日,由中共廈門市委宣傳部、廈門市文廣新局、廈門市文聯主辦的紀念張仃誕辰百年暨張仃藝術成就特展在廈門國際會展中心舉行。

原標題:關于張仃的又一次歷史性回顧活動啟幕廈門

圖片1.png

 張仃百年藝術特展開幕式現場

 

       2017年是張仃先生誕辰一百周年。5月19日,由中共廈門市委宣傳部、廈門市文廣新局、廈門市文聯主辦的紀念張仃誕辰百年暨張仃藝術成就特展在廈門國際會展中心舉行。此次活動是繼中國美術館舉辦“它山之石——張仃誕辰一百周年紀念展”之后,又一關于張仃先生的大型紀念性學術活動。

圖片2.png


 

  張仃美術館館長徐向陽向嘉賓介紹展覽作品

 

       此次特展,以張仃先生藝術生涯為軸線,從早期從事漫畫創作開始,到晚年書法創作結束,對其在不同歷史階段、不同創作時期、不同創作題材和內容,進行認真梳理與歸納,全面回顧了張仃先生的藝術生涯和創作成就,系統展示他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的具有代表性的名作佳構,引導國內外藝術家和廣大的書畫愛好者,反觀漫畫、中國畫和藝術設計的優良傳統,梳理中國山水畫發展脈絡,尤其是通過對其焦墨山水的展覽與研究,從其本源性架構去探尋山水創作的基本理念和價值取向。結合作品展示、創作解讀、影像播映、現場講解和學術研討會等活動形式,重新認識張仃先生在藝術創作的內容題材、社會功能、技術方法、文化觀念、精神內涵、遺存意義,學術價值、歷史定位。

圖片3.png


 

   王魯湘與張仃夫人理召先生觀看張仃百年藝術特展

 

       活動期間還舉辦了張仃百年誕辰學術研討會,理召、杜大愷、戴志望、王魯湘、李兆忠、張朗朗、王新倫、吳洪亮、王平、李大鈞等與會學者及相關嘉賓以當代背景下,就張仃作為20世紀一代藝術大家對于弘揚中華精神、樹立文化自信、傳承民族藝術的重要意義,從文化自信、文化視野、藝術問題、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等角度進行了深入研討。

 

       隨著歷史演進和時代進步,中國美術事業創作已經邁向一個新的歷史起點。思想的解放,傳統文化的復歸,藝術視野的擴大,表現題材的拓展,描寫技法的創新,已經將其推向復蘇和振興之路。但是,同時也產生不少值得我們檢討和反思的許多問題。相信借助對張仃個案的深入研究與探討,亦可為倡導中國畫和藝術設計于現階段的發展回歸理性,真正實現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藝術在當代語境下的后續傳承和勇于創新提供參考。

圖片4.png


  紀念張仃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活動研討會現場

圖片5.png

張仃(1917年—2010年)

20世紀中國美術不能沒有張仃

       文\王魯湘(著名學者、鳳凰衛視文化欄目策劃人,此次紀念活動的學術總主持)

 

       張仃,作為20世紀中國美術史標志性的人物,參與和引領了20世紀中國美術許多重大事件,促進和改變了中國美術某些領域的發展走向,離開他,一部20世紀中國美術史就是殘缺的。

 

       20世紀的中國漫畫不能沒有張仃。反侵略,爭民主,爭人權,鮮明的政治主題,強悍的藝術風格,使張仃漫畫如投槍,成為時代的強音,產生廣泛的社會影響,成為進步文藝的標志。

 

       20世紀的中國裝飾藝術不能沒有張仃。從延安到北京,張仃一直是解放區和新中國的首席設計師。時代精神、民族民間、中國氣派,一直是他的設計美學,貫穿于他的設計實踐和教育。“畢加索加城隍廟”,形象地表達了張仃裝飾繪畫的內在張力,以及60年代中國美術最前衛的品質。

圖片6.png

 張仃 山居

 

       20世紀的中國美術教育不能沒有張仃。作為美術教育家,徐悲鴻和林風眠“以西涵中”的拿來主義,潘天壽“中西各表”的文化堅守,并不能完全代表20世紀的中國美術教育。主要以張仃為杰出代表,包括張光宇、龐薰琹、祝大年、雷圭元、吳冠中等藝術家在內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建構了一個徐、林、潘之外的全新的美術體系,它既是一個全新的美術教育體系,也是一個全新的美術創作體系,是一個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蘇聯,也不同于傳統的新中國自己的美術體系,它誕生于20世紀50年代后期,并一直延續至今,廣泛、全面、深刻地影響到中國衣、食、住、行等實用美術的方方面面,并進而成為中國現代“大美術”的先聲。這個以開放而非封閉為導向的美術體系,視野之廣闊,思想之活潑,依取之宏博,前瞻之深遠,在中國美術史上是空前的。

圖片7.png

 張仃 秋風

 

       20世紀的中國山水畫不能沒有張仃。從1954年同李可染、羅銘江南寫生,到“文革”中開始焦墨山水創作,山水畫既是他寄旨遙深的私家懷抱,是他暢神幽思的世外桃源,也是他探索革新傳統繪畫的公共語境,是他表達文化立場的精神家園。從50年代高擎“中國山水畫革新”大旗,到90年代疾呼“守住中國畫底線”,不同的話語,表達的是同樣一顆中國心,和對歷史使命在不同年代的毅然擔當。


張仃 版納風情

 

       20世紀的中國壁畫不能沒有張仃。從1958年創建中國第一個壁畫專業開始,他就是中國新壁畫運動的杰出的實踐者。首都機場壁畫群的創作,成為改革開放新時代藝術大解放的第一聲春雷。

圖片8.png


   張仃 雪擁天池圖

 

       張仃是黃賓虹所說“上下千年,縱橫萬里,一代之中,曾不數人”的大藝術家,而不僅僅是那種師心自用、任性縱情的藝術天才。他有思想,有抱負,有擔當,有學問,有才情,更重要的是,他的藝術人生與中國現代波瀾壯闊的革命史休戚相關,他的藝術作品、藝術活動和藝術思想與中華民族的命運緊緊地連在一起,這才是20世紀的中國美術不能沒有張仃的真正原因。(本文系張仃百年藝術特展前言)

 

(責任編輯:曉蘭

 

圖片9.png

海底捞鱼APP下载